1. 首页
  2. 头条

巨亏43亿!哈尔滨名校上市公司“挂羊头卖狗肉”?曾遭刘姝威炮轰

5月11日,*ST工新发布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公告,揭开了名校旗下上市公司的不堪一幕。这家背靠名校的上市公司竟然巨亏43亿,被披星戴帽,沦为*st,具有退市风险。

工大高新属于工大集团,而据官网介绍,哈尔滨工大集团是由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园区建设发展形成的,园区创建于1992年6月。工大集团作为控股集团公司,以资本为纽带控股十个大型集团公司,控股上市公司“工大高新”,控股黑龙江乳业集团总公司,参股上市公司“航天科技”,以发起方式设立“工大高科”和“航天物业”等两家规范性股份公司,发起成立黑龙江首家风险投资公司,也是全国首家股份制风险投资公司。

工大高新背靠哈工大,而哈工大可不简单,是国家首批“985工程、211工程、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A类”,排名高校前20。据2016年7月哈工大官网信息显示,哈工大参与了国家16个重大科技专项中的14项,在航天、机器人、小卫星、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取得了一批重大标志性成果。可以说,哈工大在工科方面国内是顶尖水平。

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背靠哈工大这一名校的上市公司工大高新却长期以来与高精尖的科技创新不搭边,这家所谓的高新公司是干嘛的?说出来可能贻笑大方,给高校抹黑,这家公司传统主业为乳制品制造和大豆深加工业务以及商业服务业。高校上市公司出租商业地产,卖豆粉?这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是不是挂着高校高科技的牌子,在搞些低端产业?对于这一现象,当年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曾经发文炮轰,认为哈工大并没有利用好工大高新这一上市公司平台,未将航空航天高科技资源注入,造成业务繁杂无亮点的工大高新陷入亏损。

1、巨亏: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4,209.26万元

公司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33,209.94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4,209.26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356,224.99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4,435.25万元。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1,384.34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120.51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1,641.98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18,196.93万元。

43.42亿元的亏损,创公司上市以来新高。抛开2018年度的经营数据,公司从1996年上市以来归属母公司净利润总和不足7亿元。这意味着*ST工新不仅亏光了公司过去22年的总利润,还透支了未来潜在的成长空间。

2、高价买来的汉柏科技,变成亏损的烫手山芋

对于2018年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主要系全资子公司汉柏科技所致。公司全资子公司汉柏科技有限公司因资金紧张、债务逾期,涉及多笔诉讼和仲裁、多个账户被冻结,员工流失,目前状况不能保障传统业务的售后服务,导致部分客户拒付货款、要求退货等负面因素叠加,正常生产经营业务严重受限。截至本披露日,公司因司法诉讼案件持有的子公司汉柏科技的全部权益已被法院启动司法拍卖,能否拍卖成功尚存在不确定性。

2016年,工大高新作价25亿收购汉柏科技,新增人工智能业务及信息服务业,切入被市场人士最为看好的AI领域。从行业发展前景看,人工智能行业正处于风口,身后是万亿级市场。而哈尔滨工业大学作为国内排名前十的高校,在人工智能技术研发方面遥遥领先于同行。工大高新作为哈工大控股上市公司,在人工智能业务发展上具备先发优势。

利好预期带来了工大高新当时股价的极度狂热。2015年5月到6月初,公司股价从4元附近狂飙到37元以上。也就是说,汉柏科技作为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置入的全资子公司,在2016年、2017年完成业绩承诺后,2018年度营业收入大额为负且巨额亏损,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2.82亿元,三年业绩承诺累计实现数为-16.90亿元。

3、董事长辞职,曾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

2018年9月20日晚间,*ST工新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期收到张大成的辞职报告,张大成因个人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所有职务。今年3月,张大成曾遭小股东要求辞去相关职务。资料显示,张大成曾任哈尔滨粮食局副局长、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此外,黑龙江龙丹乳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国际会展体育中心有限公司同样是张大成在担任董事长。

​4、刘姝威曾向工大高新开炮,称其辜负“高新”二字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ophony.org/toutiao/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