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头条

新型电信诈骗:从没注册网贷,却被骗走3万

(视觉中国/图)

这种新型电信诈骗案件最近开始高发,在2019年7月第一周内,合肥已经有52人受骗。

在2019年7月的第一周内,合肥有52人成为一种新型骗术的受害者。

21岁的合肥工业大学应届毕业生曹瑞就是其中之一。

6月30日,曹瑞刚吃完午饭,就接到了一个157开头的来电。对方是男声,声称自己是“国家金融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并且准确报出了曹瑞的姓名、学校和身份证号,取得了他的信任。

对方说,这几年国家正在严厉打击借款给学生的校园贷平台,他们发现有人盗用了曹瑞的资料,注册了校园贷账户,借了钱。作为国家机构,他们需要把这些冒用学生姓名注册的账户予以注销,否则会影响到他的个人征信记录。

曹瑞需要做的,是逐个下载这个人所说的贷款平台,然后完成一次借款还款的交易即可。接着,他添加了曹瑞的QQ号,通过语音指导他操作。

他让曹瑞打开9个借款平台,分别是支付宝花呗、京东白条、招联金融、马上金融、有钱花、微博钱包中的“借钱”、360借条、中邮钱包和美团App中的“生活费.借钱”。

他挨个注册,手续简单,只需要填写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借款用途这样的基础信息(只有中邮消费金融旗下的中邮钱包App要求填写职业),他在对方指导下填了一个政府机关单位,然后在所有的借款用途中,都选择了“教育支出”。

接下来,面对同样的资料,9家平台给出了不同判断。360借条给出了6700元额度的贷款,中邮钱包10000元,美团10000元,招联消费金融1000元,其它五家拒绝了贷款。

在对方的语音提示下,他分别借出了这27700元,分12期贷款。这些钱先进到曹瑞账户,然后他转给对方,对方承诺帮他打回去并注销账号。

在看到转账成功、但系统账号仍然存在的瞬间,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

他第一时间去了合肥当地派出所报案,发现被骗的不止是他。另外一个男生刚毕业一年,被骗将近10万元。警方说他们应该是遇到了同一个诈骗团伙,对方提供的银行卡号都是相似的。

根据《安徽经济生活频道》报道,这种新型电信诈骗案件最近开始高发,从7月第一周内,合肥已经有52人受骗。在类似骗局中,除了冒充国家工作人员的,还有冒充网贷平台客服的。

没收入却可以借到3万

除去曹瑞的大意,这种骗局能够成功实施,依赖于两个重要环节。

一是应届大学生的个人信息泄露。曹瑞无法确定究竟是谁出卖了他的信息,在校期间,他只是在营业厅购买手机时,用过“捷信”的分期贷款产品,没有接触过任何网贷平台。

除此之外,他认为有可能是求职平台泄露了信息,他找工作时曾注册过“智联招聘”“前程无忧”这些网站。

二是部分网贷平台放款门槛过低。在被骗子授意下载的9款贷款软件中,曹瑞最经常用的是支付宝和京东,但是支付宝“借呗”和京东“白条”都没有批准他的申请。反而是他偶尔用来叫外卖的“美团”、从没下载过的“360借条”和“中邮钱包”借了钱。

“我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用这种平台,它就能给你那么大额度?它们凭什么计算的?”事后他打电话给三家借款平台的客服,对方的回复是“基于你的综合信用”。

“我哪有综合信用呈现给它们?”曹瑞说。

一位曾多年从事互联网金融的风控负责人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宽准入的平台不是风控能力不行,是觉得自己能兜底。”

这个所谓的“兜底”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借款者的违约记录会被记入央行的个人征信系统;另一方面是这些平台有催收手段。

催收主要依赖电话。一般来说,注册网贷平台时,它会要求授权抓取用户的通讯录,如果不允许的话,无法进行下一步操作。抓取通讯录正是为了日后的催收,在南方周末记者以往采访的大学生中,有人逾期之后,自己的通讯录电话逐个被催收者“打爆”。

对于是否被抓取通讯录,曹瑞和很多借款人一样,表示没有注意,“当时安装软件的时候需要一些授权,我都点‘同意’了,不然无法借款。”

至于注册时贷款审核的严格程度,上述风控负责人说这不是能力问题,是可以选择的。平台可以手动调节参数。门槛低,风险高,同时可以吸引更多贷款者,如果平台认为收益可以覆盖风险,就会批准。

至于在审核时是否会先查询申请人的央行征信记录,他说不一定,核实征信的资金和时间成本都不低。他们可能会用第三方服务,比如同盾这种机构,它们掌握“多头共贷”数据,看看这个人是不是经常借款,这种第三方服务便宜、速度快。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ophony.org/toutiao/1393.html